最后在保安房间被找到

2020-08-19 21:53

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女童的叔叔周建强(化名),他称,7月20日上午,家人就带孩子去医院做了检查,报告显示孩子没有受到性侵。据他回忆,事发当晚自己也在现场,“当天没发生什么,但大侄女说爷爷(保安)给她玩手机游戏,还给过手表和20元钱,自己曾多次被摸了胸口和下面,被亲嘴,如果不去的话会被打。”周建强说,孩子去保安房间很多次了,最早是从去年暑假开始的,“这种猥亵已经很久了”。

王聪聪称,当晚父亲被警方带走,“20日,两个女孩去医院检查,结果没有被性侵,我父亲就被放了。事发当晚,家属一进门就打了两个孩子,也打了我父亲。父亲本来身体就不好,药已经吃了1000多元。对方打人还造谣诽谤,结案后我会考虑起诉。”

对于其父亲与幼儿园园长的关系,王聪聪承认,父亲确实是园长的舅舅,曾在幼儿园食堂做过一段时间饭,后来回老家。去年才又回去当保安,到现在大概当了一年。至于私底下给女童家属打电话的情况,王聪聪称,20日凌晨3点多,他找不到父亲,也不知道事情具体经过,很着急,希望跟女童家属了解情况才打了电话,并无其他目的。

25日16时许,株洲市公安局天元分局发通报称,7月20日,株洲市公安局天元分局泰山路派出所接到报警,称辖区某幼儿园门卫彭某某涉嫌猥亵幼女。接警后,市、区两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,迅速组织警力开展相关调查。现初步查明,彭某某涉嫌猥亵犯罪,并已被天元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24日下午,株洲市天元区教育局监审室负责人李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,涉事保安已63岁,按规定不能承担幼儿园的安保工作,鉴于该保安是幼儿园园长的舅舅,才得以担任这份工作。就此,园方有管理不当之责。

事发后,20日,天元区教育局和泰山路街道派出所在当事幼儿园门口贴出公告称,19日晚12点20分,家住新泰小区的一对姐妹(一名9岁,一名5岁)被家长发现不在家,最后在保安房间被找到。家长问询俩女孩,发现保安对姐姐有疑似猥亵行为,当即报警,泰山路派出所民警及时到现场调查情况,已于当晚对此事件立案,拘留了涉事保安,事件的详细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天元区教育局在积极督促幼儿园配合公安机关开展调查,并密切关注事态进展情况。

24日下午,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当事保安的儿子王聪聪(化名),他称,女童家属所说的“猥亵行为”并没有发生。当晚,两个女孩大概零点38分去父亲房间,只是玩手机,凌晨1点多家属找上门,父亲也被对方打了。“至于为什么去我父亲房间,两个女孩跟警方说的是‘睡不着’。女孩家里管得严,不让玩手机,父亲有两三个手机,她们经常去找我父亲玩。”

近日,有网友发帖称,其是湖南株洲天元区新泰小区住户,7月19日晚12时许,起床给孩子盖被子发现9岁和5岁的俩女儿不见了。全家人在小区寻找后,透过小区内新泰幼儿园保卫室的窗户,看到两个女儿,家人当即报警。经家长询问,大女儿说“被摸了胸口和下面”、“亲嘴”、“如果不去的话,就会被打”。

周建强称,家里跟幼儿园保安室的距离步行不过两三分钟,小侄女在该幼儿园上学,大侄女经常去接妹妹,因此可能与保安有接触。“保安今年63岁,是幼儿园园长的舅舅,事发后,幼儿园并未就此事道歉,我哥、嫂子反而被移出了幼儿园的家长群。保安的儿子曾多次打电话沟通,我们都拒绝,希望交给警方调查,让他受到应得的处罚。”